何为跨界思维

27/03/2018

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一直推崇跨界思维,盛赞其为“普世智慧”。他将跨界思维誉为“锤子”,而将创新研究比作“钉子”,认为“对于一个拿着锤子的人来说,所有的问题看起来像一个钉子”,形象地诠释了“大”与“小”的辩证。
 
“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者谓之道。” 跨界思维首先是思维模式的转变,唯思维跨越没有界限,创新才能成为解决任何问题的“钉子”。  “跨界思维”在中国流行,得益于近年来中国创新经济的快速发展,尤其在互联网经济的冲击之下,中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需求迫切,现有单一产业内部资源消耗殆尽,成本高企,个人实际消费的可支配能力增长趋缓,企业运营成本结构性增长。随着市场的充分竞争,整体产能提高,企业主普遍哀叹现在的钱越来越难赚。
 
中国的消费市场正派生出两种特别的个性化消费形态:一种是满足于高消费人群的VIP消费诉求,重点解决这类人群的心理优越感和独占性需求;一种是基于互联网模式的普适性消费,以高性价比优势解决人们的超值体验需求。国内大中城市的个性化消费需求催生并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中国独特的人均社会资源严重不足而导致。例如:交通、教育、医疗等社会公共资源分配严重不合理,造成一系列腐败、权力寻租、医患矛盾等社会问题;而旅游、餐饮、娱乐与购物等个人化消费不受政府管控,市场消费呈现多元化发展。城镇化、人口红利以及中国社会单一的畸形价值观,对国内市场消费还将持续有力地拉动,社会资源分配不足的矛盾还将加剧。跨界不啻为一种用于缓和当今社会矛盾的手段,以跨领域资源整合推动消费结构多样化、多层次地发展,通过改变或改善用户行为来为消费者创造出更多的消费选择。
跨界思维的本质就是通过资源重组来打破市场供给与分配的固有关系,重构消费市场的价值体系,改变原有商业生态关系。在公共资源消费领域跨界难度较大,新兴企业必须立足于补足政府功能不健全,与国有企业和政府开展合作。而以往国有企业或垄断企业在个人化消费市场已经丧失创新动力,政府也在放宽这部分的行政干预和管控,企业跨界创新的经营机会相对较多。微信类通讯服务、淘宝等电子商务企业的成功都归功于此。
 
中国国内民营企业,三十年来主要依赖于为海外市场代工,缺少自身研发创新能力的积淀。金融危机之后,大批中国企业转战国内市场,缺的不仅仅是技术研发,一夜之间他们发现以往耐以生存的渠道优势也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了很大的改变,国内市场的线下销售体系在近十年来被互联网渠道迅速侵蚀。以前在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并不普及的情况下,商家可以通过花钱来逐步建立线下销售体系,而如今面对他们的线上销售体系是完全陌生的。我们作为移动互联网专家曾经接触不少浙江地区的小企业主,发现曾经对传统渠道无比熟悉的企业主非常苦恼,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新知识新技术层出不穷,学习成本高昂,线上的不确定性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所以,跨界思维少不了跨学科的技术团队,从研发、设计、销售、运营各个角度进行重新的整合创新。
不止于此,传统家电厂商曾经是电气时代的优等生,如今在小米大举进军智能家居之后,也感到深重的危机感,传统家电厂商无法接受将来成为互联网企业的代工厂,于是2014年开始他们也开始讨论跨界! 
 
以智能电视为例,电视现在成为集智能、网络、娱乐为一体的客厅娱乐中心。“以前,一台彩电只要没坏,就能用上一辈子,如今这种观念过时了。”以80后、90后为消费主体的时代已经来临,不断创造新卖点,刺激消费者主动升级消费,是商家们的商机所在,也是智能产品打开市场的突破口。智能家电的不断涌现,给产品用户体验的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智能家电卖场,顾客体验尤为重要。“智能产品功能多,很多是消费者没有见过的,如果体验、服务跟不上,就会导致大量功能闲置,智能消费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智能家电本身就是一个典型的跨界,是互联网行业与家电行业的联姻,未来传统行业中不可能再缺少互联网要素,所以也不存在谁为谁打工的说法,可以说未来的家电行业也是TMT行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
我们继续以模拟影院体验和大屏幕无限延伸作为设计出发点,通过设计呈现出屏幕在X/Y轴自由扩展,平滑切换的视觉感受,既能满足电视大屏幕体验的刺激,也能展现尽量丰富的网络资源给用户选择。
 
跨界科技,作为一家致力于以设计引领人机交互创新的咨询机构,针对80后、90后甚至00后进行深入用户研究,分享我们基于中国国情、人情的真知与洞见,以交互设计、工业设计创新提升产品体验。我们跨界思维的重点在于:以IT跨界传统、以设计跨界技术、以软件跨界硬件,帮助传统行业以全新跨界思考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互联网基因。